法制周刊

“精準教育1+6”助力社區矯正新跨越 ——澧縣創新教育矯正工作側記

來源:法制周刊     發布時間:2018-05-22 15:26:27
摘要:“沒有這兩位同志,我的兒子就完了,他還不到20歲。”澧縣社區矯正中心社會聯絡室,50歲的黃父想起那段和社區矯正工作人員一起,教育挽救接受社區矯正的兒子的經歷,一直強忍著熱淚奪眶而出。黃父口中的兩位同志,是縣司法局黨組成員趙里和縣社區矯正工作局局長宋叔平。5月8日下午,聽說《法制周報》記者要來澧縣司法局采訪,黃父特意從石門縣趕到澧縣向記者表示:“他們挽救了我們這個家,真的不知道該怎么感謝。”近年來,澧縣積...

“沒有這兩位同志,我的兒子就完了,他還不到20歲。”澧縣社區矯正中心社會聯絡室,50歲的黃父想起那段和社區矯正工作人員一起,教育挽救接受社區矯正的兒子的經歷,一直強忍著熱淚奪眶而出。

黃父口中的兩位同志,是縣司法局黨組成員趙里和縣社區矯正工作局局長宋叔平。5月8日下午,聽說《法制周報》記者要來澧縣司法局采訪,黃父特意從石門縣趕到澧縣向記者表示:“他們挽救了我們這個家,真的不知道該怎么感謝。”

近年來,澧縣積極探索創新社區服刑人員教育矯正方法,著重圍繞效果定措施,摸索出一套既有統一標準的規范教育流程、又針對社區服刑人員具體情況分類施教的“精準教育1+6”模式,確保教育矯正效果,提升社區矯正質量。

640.webp.jpg

澧西司法所組織社區服刑人員進行行為規范教育訓練。

一套標準加強身份意識

在澧縣接受社區矯正的社區服刑人員,未經批準不得離開哪個范圍?這是記者5月9日在澧縣社區矯正宣告室看到的一份社區矯正報到學習效果測試卷。

為使新入矯的社區服刑人員正確認識和對待社區矯正,打消少數對象“社區服刑就是釋放,就是自由之身”的錯誤思想,澧縣司法局充分發揮社區矯正中心功能作用,推出一套別具心裁又規范統一的入矯教育程序。

“除施行《湖南省社區矯正實施細則》內規定的入矯流程外,還會組織新入矯的社區服刑人員觀看《湖南省社區矯正人員行為規范(試行)解讀》和《社區矯正工作簡介》兩個動畫視頻短片。”宋叔平介紹,視頻以動漫的形式,利用生動形象的劇情,將社區矯正的基本知識和行為規范、紀律要求融入其中。觀看后,再組織考試,考試合格才能進行入矯宣告儀式。

考試不合格怎么辦?“那就繼續看視頻,直到考試通過為止。”趙里告訴記者,通過莊嚴的入矯宣告儀式,重申紀律和規定,不僅可以增強震懾力,同時通過一整套標準化的入矯教育流程,還可讓他們從思想上意識到自己的服刑人員身份。

“這便是‘精準教育1+6’模式中的‘1’。”趙里介紹,除用一套標準化的入矯流程,拴住社區服刑人員思想“牛鼻子”外,還用6個個性化的教育平臺,為社區服刑人員添加教育“催化劑”,筑牢社區服刑人員遵章守紀意識。一是依托工讀學校對未成年社區服刑人員進行陽光教育;二是依托津市監獄對嚴管級社區服刑人員進行警示教育;三是依托縣職業技術學校對城區社區服刑人員進行集中教育;四是依托湘北心理咨詢師協會對社區服刑人員進行心理健康教育;五是依托臨時過渡安置基地對社區服刑人員進行職業技能教育;六是依托微信平臺對社區服刑人員進行日常法制教育。

社區服刑人員的年齡跨度較大、犯罪類型不同、文化程度高低不一,精準化教育就是打破傳統教育矯正方式。“不吃一鍋飯,不搞同標準。”趙里說,針對社區服刑人員的犯罪類型、生活環境、思想動態、文化程度、就業條件等不同因素進行細分,通過采取因人施教的教育矯正方式,可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未成年社矯對象的特殊教育

2002年出生的黃某因搶劫罪被判1年6個月,緩期兩年執行,2017年3月在城頭山司法所接受社區矯正。直到黃某事發,黃父才知道兒子犯了罪。這年,黃某還是一名初中生。

同年9月,黃某又因打架斗毆再一次被當地公安機關行政拘留,面臨被撤銷緩刑的危險。

“一旦被收監,一輩子的污點抹不去,他的人生就算完了。”那段時間,黃父愁得食不知味,夜不成寐。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卻又找不到解決問題的辦法。眼看期限將至,他懷揣一絲希望,來到澧縣司法局。

“黃父找到我們時,黃某撤銷緩刑的資料已準備。本著以人為本、‘治病救人’的原則,我們召開了專題的局務會,針對他的犯罪原因和入矯后表現,大家一起研判如何挽救這個未成年人”。趙里在會上提出了自己的想法,黃某日常報到、公益勞動、集中學習均能按時按量完成,結合與黃父的溝通情況,認為黃某本性并不壞,主要是因為交友不慎,朋友圈哥們義氣及家庭疏于管教兩個原因。“如果從這兩方面著手,應該能收獲很好的教育效果。”

趙里建議黃父將黃某送至專門矯治有不良行為青少年的常德市新安學校(工讀性質)進行封閉式教育,隔斷黃某原來的朋友圈,由家長配合學校開展親情教育轉化。

黃父接受了這個建議,積極與新安學校聯系,將黃某送去就讀。4月15日,是新安學校家長見面日,黃某希望能夠為他帶一些書籍到學校。“他想自考一個文憑,以后好就業。”說到此處,黃父兩眼發亮,難掩喜色,“真的變了,和以前截然不同了。”

趙里告訴記者,對未成年社區服刑人員開展特殊教育這一舉措,還得追溯到2012年。

社區服刑人員中,往往最難管理的便是輟學的未成年人。他們思想叛逆、行為沖動,監管教育稍有松弛,很容易出現違反社區矯正管理規定,甚至是重新違法犯罪的行為。

那年,澧縣在冊的社區服刑人員中,未成年人占到了一定的比例。如何管理好這一類特殊社區服刑人員,是趙里一直在思考的問題。

在征得本人及其監護人同意的前提下,趙里嘗試將未成年人社區服刑人員送往常德市第一所工讀學校接受特殊教育。“效果非常好,截至目前已有7名未成年社區服刑人員從工讀學校畢業走向社會,無一重新違法犯罪。”趙里如是說。

司法局對接工讀學校,及時了解掌握每名未成年社區服刑人員的學習、生活、思想狀況,對工讀學校的個性化教育提供意見。

“他們在一個積極向上的陽光環境中學習、生活,可以脫離原本不健康的社交圈。學習時間短的一個學期,長則1-2年。”趙里表示,表現優異、成績達到一定水準的學校還會頒發初中畢業證和推薦就業培訓班,對未成年社區服刑人員改過自新、重新融入社會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嚴管級對象進監警醒震懾

除未成年社區服刑人員難以管理外,嚴管級社區服刑人員同樣是“高危人群”。

為了能警醒震懾這部分對象,2012年起,澧縣司法局與津市監獄對接,每年在監獄內開展兩次現場警示教育,極大的提升了基層司法所的執法權威和社區矯正威懾力。

2015年,羅某和張某經歷了一次終身難忘的“舊地重游”,他們又回到了曾經服刑過的津市監獄,接受嚴管級社區服刑人員警示教育。

晚春氣候,舒適怡人,但跟著隊伍行進的羅某、張某看著熟悉的監牢,卻緊張得臉色發白,雙手不自覺地摩挲著。他們曾因故意傷害與尋釁滋事罪在此服刑,直至2012年因表現良好才獲準假釋,接受社區矯正。

重獲自由,兩人喜出望外。解矯期臨近,兩人一時忘形,竟不假外出滯留廣州兩天。

澧縣司法局對此提出嚴厲警告,并將兩人的管理級別由普管級上升至嚴管級。矯正小組針對兩人的情況進行分析,判斷是在思想上過度放松,“好了傷疤忘了疼”。

澧縣司法局通過參觀監獄勞動改造現場、獄警講課、監獄服刑人員現身說法等方式,讓嚴管級社區服刑人員切身感受社區矯正機會來之不易,促使他們拉響思想上的警鈴,珍惜現在的自由,努力改造,爭取早日融入社會。

“說起來丟臉,我在監獄里參觀時什么都沒看進去,什么也沒聽進去,腦子里一直嗡嗡作響。”羅某對監獄的日子太清楚了,如撤銷假釋,他將再一次身陷囹圄。“這輩子我都不想再回來了。”

在監獄接受警示教育后,羅某、張某深刻認識到自己的錯誤。矯正小組也根據兩人的實際情況,強化了心理溝通與疏導,重新制定了他們的矯正方案,幫助兩人樹立起慎始慎終的意識和正確的服刑意識。

在領到解矯通知書的那一刻,張某對小渡口司法所所長趙大華說:“解矯前將管理級別上升到嚴管級對于我來說,是一個非常深刻的教訓。謝謝你們,讓我知道做人就要時刻守規矩。”

記者手記

澧縣社區矯正工作局,加上分管社區矯正工作的黨組成員趙里,也僅有工作人員3名,工作力量基本充實在基層。  在工作人員如此之少的情況下,做好全縣社區矯正工作的關鍵是什么?除局黨組高度重視外,敬業精神和責任意識尤其重要。“有困難不能總想著抱怨,而是要想盡辦法解決。”趙里如是說。

通過采訪,記者切身感受到了“既是領導又是兵”的工作狀態。趙里雖然是黨組成員,分管社區矯正工作,但不管是集中教育、心理輔導,還是信息化建設等其他各項社區矯正工作,他均親力親為。 

“長期從事這項工作,接觸社區服刑人員,有時候覺得思想壓力和心理負面情緒對自己影響也挺大的。”趙里坦言內心想法。但看到一個個誤入歧途的“浪子”經過在社區矯正,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順利融入社會,開始全新的人生,“這就是社區矯正工作者的使命,非常欣慰。”在未來的路上,他將帶領全縣社區矯正工作者繼續這份光榮使命,挽救更多迷路人。(記者:羅霞   通訊員:柳玉清)


責任編輯:劉璽東
定制家具经销商不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