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周刊

從警二十年,看“嬌小姐”到“女漢子”的華麗轉身!

來源:法制周刊     發布時間:2018-12-23 11:00:23
摘要:時光荏苒,猶記得二十年前,一個陽光明媚風和日麗的日子,二十歲的我從中專畢業,懵懵懂懂一臉青澀,懷著對警察職業的崇敬,對人生新生活的向往,踏進了津市市公安局汪家橋派出所報道,穿上了當時一身橄欖綠的警服,從此開始了我的警察職業生涯。從“嬌小姐”到女漢子”從警二十年,有十一年工作在基層派出所。從派出所戶籍民警到行政內勤,從行政內勤到社區民警,從社區民警到參與學習案件偵辦,從城區干到農村,再又調回城區,全...

時光荏苒,猶記得二十年前,一個陽光明媚風和日麗的日子,二十歲的我從中專畢業,懵懵懂懂一臉青澀,懷著對警察職業的崇敬,對人生新生活的向往,踏進了津市市公安局汪家橋派出所報道,穿上了當時一身橄欖綠的警服,從此開始了我的警察職業生涯。

從“嬌小姐”到女漢子”

從警二十年,有十一年工作在基層派出所。從派出所戶籍民警到行政內勤,從行政內勤到社區民警,從社區民警到參與學習案件偵辦,從城區干到農村,再又調回城區,全市各派出所被我幾乎干了一個遍。

那是一種怎樣的歷練啊!一個二十出頭的女孩子獨自一人守著空蕩蕩的派出所大院值通宵晚班,一遍遍檢查門有沒有鎖好,窗有沒有關緊,怕刮風下雨,怕電閃雷鳴,更怕出其不意的群眾報警,不是整夜不敢睡,就是往往剛朦朧合上眼,突然被刺耳的電話鈴聲或緊急拍門的報警群眾驚醒。

曾經,我必須獨自一人面對數十人吵架爭斗的場面進行調處;曾經,我被涉案人員多次放“狠話”威脅;還曾經,無數次我風雨兼程往返在追逃、押解的路上……,生生把一個嬌滴滴的大小姐磨煉升級成了警營“女漢子”。

對警察職業的執著與專注

從警二十年,在監所工作的365天最是難忘。高墻大院、鐵門鐵窗的看守所女子監室內,一雙雙或悔恨、或呆滯、或渴望的眼睛無時無刻不在糾著我的心。

女性與生俱來的柔軟與同情促使我在嚴肅的日常管教之余,還扮演了慈愛母親、知心大姐、咨詢老師的身份,她們中很多并非罪大惡極,往往是因貪心或欲念一時失足造成了千古恨。

談話、疏導、管教、勸慰,曉之以理,動之以情,日復一日,我盡我所能的與這些在押人員溝通交流,在這里,我從他們的故事感悟人生,又用自己的觀念教育影響他們,沒有驚心動魄,沒有曲折離奇,有的只是對警察職業的執著與專著。

于平淡中發現閃光

從警二十年,學習與成長一直相伴。現在的我在治安大隊已連續工作8年,派出所基層基礎工作指導,征兵政治考核,大隊內務管理,一樁樁、一件件看似雜亂無章平淡無奇,但每一項工作卻都不無重要。長年累月的學習與積累,讓我學會了在平淡中發現閃光,在繁雜中抓住重點,更善于在瑣碎中運用嚴謹細致。

當年青澀懵懂的小姑娘早已蛻變成眼角細紋、白發叢生的中年婦女,在單位的稱呼也悄悄有了變化,周圍一批批新進加入的師弟師妹,常常揚著一張張青春飛揚的臉,尊稱我一聲“孫姐”,偶爾難免會感慨當年“小孫”的稱呼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從警二十年,人生四十歲,這是我生命中一個重要的里程碑。

時代在變,年齡在長,崗位在換,可時至今天,我對這身警服依然如此珍愛,我對這個職業依然如此崇敬,因為這抹警藍色早已經融入了我的生命,傾進了我的骨血,與我的靈魂共鳴,和我的信念共舞,我將期待并堅定的邁向我人生的下一站——三十年,三十五年、光榮退休……(作者系津市市公安局 孫繼琴)

責任編輯:劉璽東
定制家具经销商不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