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周刊

只若初見 只留初心——法官“初心”旅行記

來源:法制周刊     發布時間:2019-08-06 16:40:54
摘要:初心是什么?這是一個問題。今天,“不忘初心、方得始終”,“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已然耳熟能詳,朋友圈里動輒刷屏。但若問你,什么才是初心?你的心中,可有答案?初心,是老子的“慎終如始,則無敗事”, 是“已識乾坤大,猶憐草木青”,是“只愿歸田卸甲,還能捧回你沏的茶”,是喬布斯的“stay hungry,stay foolish”……對于初心,一千個人會有一千個答案。革命導師說:唯有變化永遠不變。那么,法官的初心是什么?法官的初...

 

初心是什么?這是一個問題。

今天,“不忘初心、方得始終”,“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已然耳熟能詳,朋友圈里動輒刷屏。但若問你,什么才是初心?你的心中,可有答案?

初心,是老子的“慎終如始,則無敗事”, 是“已識乾坤大,猶憐草木青”,是“只愿歸田卸甲,還能捧回你沏的茶”,是喬布斯的“stay hungry,stay foolish”……對于初心,一千個人會有一千個答案。革命導師說:唯有變化永遠不變。那么,法官的初心是什么?法官的初心會不會變?且來看看初心的“旅行軌跡”。

初見

初心,一定是初見時的一見傾心。

亨伯特初見洛麗塔,在日記中寫道:“一群女孩中,誰最可愛?如果由正常男人去挑,未必會選擇其中的妖女,他必須是個藝術家,一個瘋子,是個充滿羞愧充滿彷徨的人,才能夠認出那個令人神魂顛倒的小妖精,在人群中,她似乎平平淡淡,不自覺間,卻散發怡人的妖冶。我望著她,望了又望,我只要看她一眼,萬般柔情,涌上心頭。”這是亨伯特的初心。

無獨有偶,《神雕俠侶》中的郭襄,十六歲風陵渡口見楊過,一見誤終生。書中這樣描述:郭襄眼前登時現出一張清癯俊秀的臉孔,劍眉入鬢,鳳眼生威,只是臉色蒼白,頗顯憔悴。楊過見她怔怔的瞧著自己,神色間頗為異樣,微笑道:“怎么?”郭襄俏臉一紅。低聲道:“沒甚么。”心中卻說:“想不到你生得這般俊。”就是那摘掉面具后的驚鴻一瞥,定格了她的一生韶華。這是郭襄的初心。

王小波在《我為什么要寫作》中寫道:有人問一位登山家為什么要去登山,他回答道:“因為那座山峰在那里。”王小波喜歡這個答案,因為里面包含著幽默感——明明是自己想要登山,偏說是山在那里使他心里癢癢……“如果硬要我用一句話直截了當地回答這個問題,那就是:我相信我自己有文學才能,我應該做這件事。”當他不拿筆時,覺得自己什么都不是;當他拿起筆時,頓覺自己秒變帝王。

那么,法官為什么要去判案?因為正義在那里。古人言:不患寡而患不均;毛主席詩言:太平世界,環球同此涼熱;溫家寶總理說,公平正義比太陽還要光輝;習總書記要求,要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從古至今,人人無不贊賞、向往公平正義。司法是公平正義的最后一道防線,法官乃太陽底下最神圣的職業。相信很多新晉法官一想起就激動,手持天平,頭頂國徽,析萬物之理,判天地之美——初見傾心,一見鐘情!法槌起落,案卷翻飛,證據的交鋒是席中美酒,最后判決是餐后主食,而身著法袍主持庭審就是這席珍饈中的壓軸大菜。法官,一定是初喜正義之伸張,樂法律得施行,不屑媚俗,安于清貧。那是因為初見法律,便一見傾心。

歷劫

初心,一定是歷劫時的竭力虔心。

亨伯特說:洛麗塔,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念之火。我的罪惡,我的靈魂。沒成想故事竟成了一個老男人的萬劫不復。亨伯特去找到當年帶走洛麗塔的人,開了很多槍殺死他。當他被警察重重追捕,開車到山巔時,他眺望遠處,當時,他耳邊響起的是一片孩童的歡聲笑語聲,他說:令我心灰意冷的不是身邊沒有洛麗塔,而是歡聲笑語聲中沒有她……

《神雕俠侶》中郭襄看著楊過苦等他的妻子,許下了一個生日愿望是盼著他們團聚。看著他跳入絕情谷底,郭襄已生無可戀,跳下那萬丈深淵。看到他與夫人團聚,郭襄滿心歡喜,又滿心失落。后來,襄陽被攻陷,郭襄父母雙雙殉難。從此,郭襄倚劍天涯,四海為家,只為追尋那思念的他。

初心一定是折磨人的,也一定是要經歷劫難的。真正進入法院工作后才發現,理想太豐滿,現實太骨感:你看到了聚集在法院門口的人們,義憤填膺高舉橫幅;你看到了某些因自身原因無法勝訴的當事人,一口咬定法官枉法裁判;你看到個別達不到預期的受害人,做法極端就想魚死網破,甚至威脅法官安全;你看到了荊州中院的血案,血泊中的馬彩霞法官。你懷疑了,難道這就是懲惡揚善的利劍?難道這就是主持正義的神明?難道這就是法律王國的國王?

面對一摞摞積壓的案卷和日歷上密密麻麻的安排,因一封文采斐然的辭職信而走紅的湘潭法官劉獻文自述“久矣疲命于雜務,掣肘各情形,荒于教子,未盡孝心,累案牘,顯勞形,業務未見精進,激情日漸消弭。”油膩的中年大叔大媽轉頭再看看每平米數倍于自己月薪的房價,刷刷朋友圈里永無止息的牢騷抱怨,偶爾想起被當事人槍殺的同仁而膽戰心驚……是知難而退、茍且尋安,還是堅守初心、繼續前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輕舌搖動是非立斷,朱筆一落生死攸關”,有人不堪重負,舍法槌于公堂,求自在于市井;也有人“活著就是為了改變世界”,為司法改革燃燈前行……劫難,是初心的分水嶺!經歷了劫難,初心才能飛升!

歸來

初心,一定是歸來后的無悔之心。

最終,亨伯特還是“望了又望,昔日如花妖女,現在只剩枯葉還鄉,蒼白、臃腫、混俗,腹中的骨肉是別人的,但我愛她,她可以褪色,可以萎謝,怎樣都可以,但我只要看她一眼,萬般柔情,涌上心頭。”

郭襄呢,則帶著倚天劍,騎著小毛驢,開始浪跡天涯。她去終南山,終南山古墓長閉;她到萬花坳,萬花坳花落無聲;她下絕情谷,絕情谷空山寂寂;她回風陵渡,風陵渡凝月冥冥。“我走過山的時候山不說話,我路過海的時候海不說話,我坐著的毛驢一步一步滴滴答答,我帶著的倚天喑啞,大家說我因為愛著楊過大俠,找不到所以在峨嵋安家,其實我只是喜歡峨嵋的霧,像十六歲那年綻放的煙花……”

人間草木深,我心桃花源,只要初心在,出走半生,歸來仍是少年。“法律虐我千百遍,我待法律如初戀”,只要認定了她,心中便再無雜念。經歷過九九八十一難后,無悔的你再想起曾經的秉燭夜讀意闌珊,口沫橫飛殺四方,揮汗如雨啃難案,才漸漸明白靜水流深、循序漸進,看似歲月無痕,實則浸入骨髓,千淘萬漉之后,真金面容始得現。

最后的最后,就像面臨牢獄之災的亨伯特,望著讓自己受盡磨難的洛麗塔,仍然會萬般柔情,涌上心頭。最后的最后,就像郭襄聽父母聊起當年穆念慈對楊康的癡情,她說道:“她是沒有法子啊,她既然歡喜了,便有千般不是,也要歡喜到底。”最后的最后,就像美國大法官所說的,當我回過頭來看看這個世界上的各種職業時,只有法官這個職業,讓我感到心動和感激,他擁有智者的淵博、上帝的熱愛和父親的慈祥,選擇法官這個職業,是我這一生所做的最好的事情。(作者系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區人民法院  付勛艷)


責任編輯:劉璽東
定制家具经销商不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