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周刊

石門:高齡老母無力撫養2癱瘓兒子,一家三口服毒身亡

來源:法制周刊     發布時間:2016-11-11 11:10:03
摘要:2010年中央電視臺以《永不放棄》作為專題片,報道了覃雪珍50年如一日悉心照顧膝下2個腦癱兒的艱難情景。節目中年逾七旬的老人在央視法制頻道記者陪同下一起去石門縣救助局求助,得到了“絕對會管”的承諾。然而老人一份有石門縣領導的批示要求民政局局長李鋼督辦《關于我的兩個殘疾兒子李永健、李永寧申請入住福利院的報告》,卻在民政局一直石沉大海。今年8月10日,76歲的覃雪珍在油盡燈枯時服毒身亡,臨走時也帶走了她的2個兒子。...

 

2010年中央電視臺以《永不放棄》作為專題片,報道了覃雪珍50年如一日悉心照顧膝下2個腦癱兒的艱難情景。節目中年逾七旬的老人在央視法制頻道記者陪同下一起去石門縣救助局求助,得到了“絕對會管”的承諾。然而老人一份有石門縣領導的批示要求民政局局長李鋼督辦《關于我的兩個殘疾兒子李永健、李永寧申請入住福利院的報告》,卻在民政局一直石沉大海。今年8月10日,76歲的覃雪珍在油盡燈枯時服毒身亡,臨走時也帶走了她的2個兒子。

QQ截圖20161111110555.png

2010年中央電視臺《永不放棄》專題片中的覃雪珍與她的兩個兒子


  8月13日,湖南常德論壇網上,一個網名叫“老愚”的網友發帖《高齡老母無力護養2癱瘓兒子,一家三口服毒身亡》,引起了記者的關注。 帖文稱:“石門縣航運公司一位76歲高齡名叫覃雪珍的老人,50多年來一直撫養、伺候著兩個先天性癱瘓的兒子,每天給兩個兒子搓澡喂飯,幾十年如一日。但在重病纏身, 撒手人寰之際,覃雪珍老人用早已準備好的劇毒農藥敵敵畏,母子三人一同服下,兩個兒子當即身亡,覃雪珍老人送往醫院后不治身亡。帖文里還說是石門縣民政局出面為這一家人代辦了喪葬事宜。”

8月17日, 記者專程趕往常德市石門縣展開調查,在航運公司老員工宿舍區找到已經死去的覃雪珍的家,一間不足40平米的房子,家里破舊不堪,氣味難聞。記者找到了覃雪珍繼子的愛人覃明春,她說:“2013年8月10日中午,發現老人與她的兩個腦癱兒子在家服毒自盡。當時兩個腦癱兒子躺在床上穿戴整齊,口吐白沫,已經死亡。發現母親有搶救的可能,立即送往石門縣人民醫院搶救,但老人最終還是離開了人世。”
  鄰居蘇大媽告訴記者,2010年老伴死后,覃雪珍獨自一人照料兩個腦癱兒,需要把他們從床上搬上搬下、洗澡喂飯、端屎端尿,風燭殘年的老人,根本做不動這些事情了。在悲劇發生的幾天前,覃雪珍病越來越重,打著吊針,應該是老人到了生命的盡頭,可是兩個兒子又沒有得到妥善安置,不得已而為之。


  鄰居:覃雪珍五十多年如一日,無微不至照顧2腦癱兒子
  記者從覃雪珍老人鄰居口中了解到,覃雪珍一家早就想把兩個腦癱兒送進福利院,也曾經向民政局打過報告,但一直沒有得到落實。覃雪珍的故事也在2010年被中央電視臺的法制頻道第八期《道德觀察》的《永不放棄》作為專題片報道過。1959年覃雪珍嫁給李世合,年底生下大兒子李永健,三歲不會說話與走路,檢查出是先天性腦癱。大兒子六歲時,覃雪珍又生下小兒子李永寧,但小兒子長到一歲時,身體也出現了異常,檢查也是先天性腦癱。
  五十多年,覃雪珍默默關愛著自己的腦癱殘疾兒子,不言放棄,讓人感動。拍這段視頻時兩個腦癱兒的父親李世合還活著,已經78歲。覃雪珍已73歲,李世合患有冠心病,腦動脈硬化,根本照顧不了兩個殘疾兒子,重擔全部落在這位年邁的母親身上,每天吃力的硬撐著把兩個兒子從床上搬上搬下;每頓飯、每勺水,都是覃雪珍親自端到孩子身邊,一口一口喂到嘴里;兩個兒子,胳膊和腿嚴重變形無法伸展,每次穿脫衣服、洗澡都很困難,每一次艱難的完成后,覃雪珍都會露出苦澀的笑容。
  這段一刻鐘的視頻里,李永寧說他想死,解脫對父母的拖累。可是父母心疼殘疾兒,最擔心的是他們百年之后,兩兄弟無人照料,往后怎么能活下去。當時在央視記者陪同下找到石門縣救助局,得到肯定的答復:“我們不會坐視不管,讓他們在家中去等死,或者說餓死啊,或者說動不了,絕對會管。”老人心上的石頭才落地。


  于正銀:殘聯曾經給予200元精神慰問,救助主要在民政
  8月18日上午, 記者聯系到石門縣殘聯于正銀副理事長,作為曾經也是半身癱瘓的殘疾人,憑借意志重新站起來的于正銀告訴記者:“石門縣有5.3萬殘疾人,重度殘疾有八千多人。政府將殘疾人分為視力殘疾、聽力殘疾、言語殘疾、肢體殘疾、智力殘疾、精神殘疾和多重殘疾。各類殘疾按照殘疾程度分為四級,殘疾一級是極重度,殘疾二級也是重度,殘疾三級為中度,殘疾四級為輕度。對待不同的級別,國家政府部門給予的政策也不同。覃雪珍老人的兩個腦癱兒子屬于殘疾一級,還是受到了殘聯的關注, 每年過年會送去200元, 但救助主要在民政。”
  于正銀還介紹,國家現有一個“陽光家園計劃”,針對殘疾貧困人群進行救助,每年的名額是200個,李永健、李永寧因為享受低保,為了避免重復享受,沒有納入計劃。


  曹新明:根本不存在民政局出面代辦了殯葬事宜的情況
  8月18日下午, 記者在老西門社區,采訪了望江樓小區的書記曹新明,他是覃雪珍的鄰居。他說覃雪珍丈夫李世合是退伍軍人,參加過解放戰爭與抗美援朝戰爭,系原石門縣航運公司離休軍轉干部,于2010年病故。兩個兒子屬于一級殘疾,從2000年開始享受最低生活保障,家庭民政低保月享受金額為300元;李世合過世后,低保金額提升為每月500元;2013年6月社區再次為其申請將該家庭的低保金提高到每月600元。覃雪珍生前系原石門縣航運公司退休職工,月退休金1200元。 另外民政局從2009年3月開始每個月發800元,請覃雪珍照顧兒子,跟福利院的工人的工資一樣。
  曹新明告訴記者,李永健、李永寧脖子歪斜、四肢扭曲,口不能言,腳不能走,在兩位老人的照料下活到50多歲是個奇跡,覃雪珍母子三人服毒自盡,還是讓人震驚。事情發生后,楚江鎮綜治辦、老西門社區迅速派人處理此。社區干部現場做覃雪珍繼子及其親屬的工作,要求將死者送到殯儀館辦喪事、火化,喪事從簡。社區出面協調一切關系,下午5:30通知殯儀館派車拉走死者兩兄弟。覃雪珍因為搶救無效于8月11日凌晨3:00死亡,8月12日上午12:00送到殯儀館辦喪事、火化。
  曹新明說殯葬后事是他們小區自發代辦的, 根本不存在網上所說石門縣民政局出面代辦了喪葬事宜的情況, 甚至當時就其殯葬費用與石門殯儀館發生爭執。他說經過交涉后才免去了兩個腦癱兒的火化費用,并向記者出具了當時涂改了的2張前后不一殯儀喪事費用收據單,因為殯儀館沒有履行國家相關政策對其進行減免,他認為腦癱兒子李永健、李永寧屬于一級殘疾,完全失去生活自理能力,是國家低保戶,他們兩人在殯葬這一塊應該享有所有費用全免。


  李鋼: 我在開會工作很忙, 拒絕了記者的采訪
  8月19日上午, 記者來到民政局采訪了到了民政局副局長孟濤,他告訴我們:“對于覃雪珍一家殯葬的事情沒有處理好表示道歉。”
  孟濤說民政局對覃雪珍一家盡到了社會救助責任,拿出了覃雪珍在社會福利院領取工資的證明,這是民政局發給覃雪珍照顧兒子的護理工資,每月800元,從2009年3月一直發到老人離世,與福利院員工一樣。
  他說覃雪珍一家的事情應該是社會救助局處理的,他只主管殯葬這塊。記者又問孟濤,他是否親自或者派工作人員去過覃雪珍老人家里走訪慰問。他給出的答案是:“在工商聯任職時候去過一兩次,調到民政局后沒去過”。
  記者拿著從老西門社區提供的《關于我的兩個殘疾兒子李永健、李永寧申請入住福利院的報告》的書面材料,也就是前面采訪覃雪珍鄰居時,他們口里說的覃雪珍向民政局上交的想把腦癱兒送進福利院的報告。記者看到報告上面有“我想將兩個兒子送進福利院,經過多方打聽,福利院要收寄養費每月2000元,才能接收我的兩個殘疾兒子。懇請政府幫助我們解決實際苦難,減免我兒入住福利院的費用,我們將不甚感激”,但一直沒有結果。這份報告上有縣領導的批示,要民政局的李鋼局長就此事召開專題研究,解決此特殊問題。記者欲找民政局局長李鋼了解這一情況,在3天中記者多次來到局長辦公室均未找到人,截至記者8月29日發稿時, 記者再次致電李鋼, 李局長再次以“我工作很忙在開會”沒有接受記者的采訪。
  8月20日,記者再次來到覃雪珍家附近走訪,鄰居蘇大媽和馬大娘告訴記者,民政局在記者采訪的當天下送給覃雪珍老人的繼子1000元。以前從沒看見民政局領導來過覃雪珍家,這是頭一次看見他們,人都不在了, 這送錢的舉動著實讓人驚訝。


  記者呼吁:殘疾人社會救助制度亟待完善
  覃雪珍堅持了半個多世紀照顧患病的腦癱兒子,最后以決絕的方式結束了不堪負荷的人生之重,讓人潸然淚下。如果民政部門或者社區工作再細致一點,或許生命就不會這樣凄慘地消逝。
  社會救助,除了專項救助資金、制度和法律保障,更重要的是社會責任感,如果我們的李鋼局長不是以“工作很忙”, 把工作落到實處, 把覃雪珍兩個腦癱兒安置到福利院,我相信悲劇不會發生。一位母親抗爭了五十多年, 直到最后的決絕,李鋼作為民政局長在處理這件事情上是不及格的,在這位偉大的母親面前是應該道歉的。(記者 :劉璽東)


  延伸閱讀:
  《社會保障研究》作者陳秀峰、葉貴仁指出:我國針對弱勢群體的救助,的確存在嚴重的不足,主要是存在社會救助制度安排與理念的片面性,社會救助對象的流動性不強與效率性不高同時并存,社會救助城鄉間的較大差異仍然存在,社會救助中的政府責任、社會責任與法律規制的缺陷等方面。
  我們要以公民權利為導向,確定弱勢群體社會救助的建制宗旨和價值念;以發展性社會政策為目標,建立社會救助與勞動力市場的統一發展格局;建立城鄉一體、綜合性的社會救助新系統;通過政府政策導向,強化家庭支持、社區支持和非政府支持以及建立法制化的弱勢群體社會救助體系等。
  救助弱勢群體這一方面,我們可以向做得好的國家取經,譬如美國就有較為完整的公共救助體系,包括老年人扶助,盲人扶助、殘障扶助、失依兒童家庭補助等。這些政策都需要通過資產調查,內容包括:一是直接的金錢提供,以提高貧困者的購買力;二是直接提供生活必需品,如食物、住宅與醫療照顧;三是針對殘疾人的生存環境;四是與創造就業機會相關的方案。希望國家逐步完善社會救助制度,杜絕覃雪珍之類的悲劇重演。

 

責任編輯:劉璽東
定制家具经销商不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