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周刊

【芙蓉普法】疫情期間,社會和商業保險相關法律問題

來源:法制周刊     發布時間:2020-03-06 09:01:17
摘要:導言:在疫情影響人身財產安全及企業生產復工的情況下,社會和商業保險是對個人和企業的一道保護屏障,因而了解疫情期間社會和商業保險的相關法律問題十分有必要。對此,芙蓉律師事務所搜集整理了如下相關問題及專業解答,希望能對大家有所幫助。如因此次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購買的商業保險能否賠付?哪些商業保險可以賠付?根據我國保險法第 10條“保險合同是投保人與保險人約定保險權利義務關系的協議”的規定,在發生保險事故...

 

導言:在疫情影響人身財產安全及企業生產復工的情況下,社會和商業保險是對個人和企業的一道保護屏障,因而了解疫情期間社會和商業保險的相關法律問題十分有必要。對此,芙蓉律師事務所搜集整理了如下相關問題及專業解答,希望能對大家有所幫助。

如因此次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購買的商業保險能否賠付?哪些商業保險可以賠付?

根據我國保險法第 10條“保險合同是投保人與保險人約定保險權利義務關系的協議”的規定,在發生保險事故后,購買的商業保險應當按照保險合同約定賠付。

商業醫療保險,通常是對社會醫療保險的補充賠付。對于感染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的賠付,在社會醫療保險賠付后產生的其他醫療費用,可以獲得保險公司的賠付。如 確診前發生的醫療費用、門診住院費用社會保險報銷差額、住院補貼等,均可依據保險合同得到賠付。

重疾險,只能賠付保險合同中約定的疾病,并且要達到相應的賠付條件。由于本次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不在保險條款明確約定的重大疾病中,所以,新冠肺炎不能按照已約定的病種進行賠付。但是,如果是因新冠肺炎引發了保險條款約定的其他重大疾病或者達到某種疾病狀態,如中度昏迷、深度昏迷、慢性呼吸功能衰竭等,是可以理賠的。

壽險,只有達到身故或者合同約定的殘疾標準才可賠付。

意外險對意外傷害的定義是“外來的、突發的、非本意的和非疾病的客觀事件”,因肺炎本身屬疾病,不屬于保險條款規定的“意外事件”,因此意外險不予賠付。

特別提示:目前各大保險公司根據此次疫情出臺了相關保險政策,如取消診療項目限制、取消免賠額、取消定點醫院限制等,請在保險理賠時予以重點關注。

投保人簽保險單并繳納了保費,因疫情原因未簽訂書面保險合同,如發生保險事故,保險公司是否承擔保險賠付責任?

按照保險銷售流程,在出售一份保險時,保險公司代理人會對投保人介紹保險條款主要內容,保險條款通常為專業格式條款。

在投保人簽投保單并交納保費后,等于投保人已接受保險公司保險產品的要約,投保人交費行為是針對保險公司的要約而做出的承諾,此時保險合同已經成立并生效。書面保險合同只是對雙方已經形成的保險合同關系的一種書面表現形式。如果保險公司認為不符合承保條件的,此時發生舉證責任倒置,保險公司應該承擔舉證責任。

因此,收取保費后原則上可以認定雙方保險合同成立并生效,即使沒有簽訂書面合同保險公司也應當承擔保險責任。

投保人如果事前訂立保險合同,后受因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影響而未繳納首期保費,保險合同是否生效?

我國保險法第十三條規定: “投保人提出保險要求,經保險人同意承保,保險合同成立……”據此可知保險合同成立與否,取決于雙方當事人是否就合同的條款達成一致意見,只要達成了一致,合同即告成立。

保險法第十四條明確規定: “保險公司成立后,投保人按照約定交付保險費。保險人按照約定時間開始承擔保險責任。”交納保費是投保人所應履行的主要義務,保險法規定保險人按照約定的時間開始承擔保險責任。

因此,保險公司在保險單中通常會約定有關“未交保險費,本公司不負保險責任”、“保險合同在投保人交付保費后才生效”之類的特別注明是合法有效的,這種約定使得保險合同成為一種附生效條件的合同,即如果投保人交付保費則保險合同生效;如果不交付保費,雖然合同成立,但由于欠缺生效條件,合同不生效。對于合同生效之前發生的保險事故,保險公司不承擔保險責任。

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影響而未按合同約定交納續期保費,保險公司是否應該承擔保險賠付責任?

保險合同寬限期是指保險公司對投保人未按時交納續期保費所給予的寬限時間,法定寬限期為60天。保險法規定在60天寬限期內,即使沒有交納續期保費,保險合同依然有效,在此期間發生保險事故,保險公司仍要承擔保險責任,但要從賠付金額中扣除欠交的保險費。如若過了60天寬限期投保人仍未足額交納續期保費,則保險合同將會中止。

因此,人身保險合同在續期保費交納期限截止后60天內,即使未交納續期保費,發生保險事故的保險公司也應該承擔保險賠付責任。

企業(特別是運輸企業)因疫情而停產停業導致收入減少,企業能否要求保險公司減免停業期間的財產險保費或緩交保費?

保險合同如對此情況有減免保費或緩交保費的約定的,按約定履行。

如保險合同沒有約定,則投保人不能直接引用不可抗力作為減免保費的抗辯理由,但可以作為協商保費的減免和緩交的理由,因為疫情已經造成了武漢地區大規模公共交通停運、工廠停工現狀,運輸企業沒有任何收入。

同時在車輛停運期間,保險公司作為車輛承保單位,理論上在本時間段不承擔任何風險,因此沒有加重保險公司的承保風險,在交通工具非企業自身原因停運的情況下,讓企業獨自承擔非自身原因導致的損失有違公平原則。

從這個角度考慮,可以與保險公司協商對保險費進行適當減免。(來源:芙蓉律師事務所 )

責任編輯:劉璽東
定制家具经销商不赚钱